黑救护车盘踞北京大医院 自称活人死人都能拉

编辑:代-做-排-名
Q-2017-01-23 08:38:08来源于:YOKA时尚网
分享:
苏州开票【手机/徽信:139◣5199◣0389 何云】我公司创建于2010年,有多年的操作经验,为您提供真实可靠的产品及服务▁▂▃▄▅▆▇希望与您长期合作,共同发展。"

  

  所属单位承认,这辆“晋AL386L”牌照车并无急救资质。A10-A11版摄影/新京报调查组记者 赵力 卢通

  在北京,如何才能叫到救护车?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一定是打“120”或“999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在301医院、积水潭医院、友谊医院、天坛医院等大医院周边,可以轻易找到自称正规救护车的各种车辆,这些车多为外地牌照,自称可为患者提供转院、场站接送、急救等服务,车主们将关系网撒向医院内部,护工、清洁工等都会为他们介绍生意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这些盘踞在大医院周边的外地救护车,80%以上都没有正规的急救资质和持证医生,车辆多为私人拥有,有些所谓挂靠在外地医院的救护车,实际上已经很多年没有经过当地车辆、卫生部门年检审核,属于非法运营。

  早在2012年,新京报就曾关注此事。4年过去,记者发现这一现象依然存在。北京市急救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本地院前急救车辆不足,正规救护车无法满足长途转运病人的需求,面对市场缺口,聚集在医院周边的黑救护车频频现身,与正规急救车争抢病人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选择无资质的“黑救护车”,患者和家属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。

  医院内外织成“推荐网”

  1月9日至1月17日,新京报记者假称患者家属,在北京多家大型医院展开探访,发现要寻找私人救护车并不困难。

  在积水潭医院,一说需要救护车,一名车辆管理员轻车熟路地将记者带到医院南门旁的一家商店。商店老板称,他介绍的救护车是私人的,车辆绝对没问题,“跟正规救护车一样”。随后,他拿出手机让记者自己跟开救护车的人“对接”。

  接电话的人姓马,他表示,自己的车都是正规救护车,车上设备齐全,能配备医生随行,医生“都是从医院出来的”,具备医师执照。如果运送途中病人出现紧急情况,医生能够立马开展急救。如果需要用药,则需在商定的运送费用外再加药费。马先生承诺,可以提前看车,看完车付定金就可进医院拉人。如果用“大奔”,费用大约为每公里20元。

  记者以马先生报价太贵为由希望另找一辆车,马上就有另外一名车辆管理员提供了一个手机号。对方自称“白主任”,可以提供私人救护车,只需5元一公里。

  问及车辆性质,“白主任”在电话中承认,在北京除了120和999,其他救护车都不正规。私人救护车为何能有医生随行?“有什么医生,就是多去个人,医师执照什么都没有,别听他们瞎说。”“白主任”在电话中说。

  上述车辆管理员告诉记者,附近商店老板几乎都能帮忙找私人救护车,对方一般会给商店老板一两百块钱或等值的烟酒,“不能说是中介,你帮忙介绍生意,人家也要感谢一下。”

  在301医院,一名清洁工告诉记者,想找私人救护车就去找急诊科的保安,保安会联系私人救护车老板,提供名片或者直接见面。“私人救护车老板都会让保安帮忙联系客户,介绍成一个就能得两百或者更多。”

  果然,记者来到急诊科简单说明来意后,一名保安就把记者拉到医院急诊大楼的一个角落。随后一名身穿棕色夹克的男子迎上来,做起了自我介绍。

  该男子称,正规救护车运送病人每公里收费25元,他们只收20元,车上配备医生和护士,如果病人在运送过程中需要用药,会另外收取费用。问及车辆性质,男子连称“我们都是正规的,不是正规的怎么能上牌照呢,我们就是301医院的车。”

  针对该男子的说法,地下停车场一名保安透露,301医院自己的救护车都没上牌照,只能在医院内部运送病人。所以,从医院外面来的救护车,要么是外地的,要么就是来“趴活”的私人救护车。这名保安递给记者一张名片,称如要用车可以联系这个人。

  号称“死人活人”都能拉

  除了严密的推荐网络,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在部分医院,一些私人救护车运营者自称可以随意进医院接送病人,能提供不同等级服务,并且“死人活人”都能拉。

  在天坛医院,当记者询问一位保安人员是否有私人救护车时,旁边一名中年男子立马凑了上来,表示能帮记者找到车。

  男子拨通一个电话,等待近10分钟后,一名留着短发、体型壮硕的男子出现在记者面前,拿出一张小卡片递给记者后转身离去。卡片上印有“北京急救中心救护长途组(长途专送)”的字样,地址标明北京各大医院周边均有服务站。

  记者按照卡片上的电话拨打过去,电话那头表示,他们的车辆是正规救护车,分普通型和豪华型,普通型没有急救人员随行,而豪华型就是“大奔”,属于重症监护型,里面配备各种急救设备,并且有医护人员随行。

  一名保安告诉记者,向记者介绍车辆的这伙人,有十多辆车,而在天坛医院,只有这一家做私人救护车业务,刚刚过来的短发男子就是救护车的老板,停车场里一辆“皖S”打头的救护车就是他的车。

  记者随后在停车场找到了这辆“皖S”车辆,而驾驶室里坐着的,就是刚才的短发男子。他否认自己是救护车老板,称自己就是在医院周边等着“揽活”,救护车来的时候抬病人搭把手。不过,短发男子向记者保证,用他们的救护车可以放宽心,因为用救护车之前都会签署一份协议,保证把病人安全送达。

  天坛医院门口一商店老板透露,“别的私人救护车想进来也进不来,这一块属于他们。”这名老板说,在天坛医院用救护车,去停车场找“皖S”就可以。而这些车辆能耐很大,死人活人都能拉。

  在友谊医院,记者得到了类似介绍。“车在东四环,提前40分钟就能过来,不仅能开进医院,还能开进火车站,车牌中带有120,闪着灯,有正规执照,全都挂靠在廊坊那边的医院。”在友谊医院,一位被周围人称为“大高个”的私人救护车车主,这样向记者介绍。

  他表示,自己从2001年开始在友谊医院蹲点做私人救护车,到现在已经16年了,现在有三辆救护车,都是“大福特”,跟正规120的救护车是一样的。因为跑长途耗车,已经跑废两辆车,打算再买两辆。

  “大高个”透露,不仅活人能拉,死人也能拉,和家属提前串通好,先用专门拉死人的车辆把尸体从医院拉出来,跟医院谎称是要拉去火葬场,中途再换成他们的救护车,装着在急救的样子把人拉外地。“把尸体拉往外地属于非法运尸,必须家属跟我们合作起来编瞎话,才能把尸体拉出来。”

  在“晋AL386L”牌照救护车主与记者签订的协议中,甲方为假冒的“北京急救服务中心”。

  “重症病人”照拉不误

  私人救护车是否真的如此“神通广大”?调查过程中,新京报记者假称患者家属,亲身体验了一趟“黑救护车”运送患者的旅程。

  此前,在301医院,一名护工给了记者一个联系方式,对方是一个名叫张伟的救护车业务员。

  据张伟介绍,救护车跑长途10块钱一公里,随车医生一名,司机两名,随车医生来自石家庄的一个县医院,可以查看医生的医师执照,如果在途中需要急救或者用药,急救、药费另外计算,车内有价格表,会根据用药数量和种类收费。急救医生也需要另外付费,不过药品和医生的费用“都可以商量”,不会超过3000块钱,比如从301医院到安徽亳州,全部费用在10000元左右。

  在张伟口中,他们的公司有七八辆长途救护车,救护车牌照挂靠山西一个县医院。“长途组的救护车都是跟山西医院挂钩的,不是自己买的车,私人不能买车拿来改装,救护车属于特种车辆,县医院的救护车辆闲置的多,领导也想赚点外快,就跟他们签合同,把车拿来用。”

  张伟说,运送病人之前会签署一个转运协议,“就是双方的一个保险,中途发生交通事故或者车上的小问题由救护车承担。”

  通过张伟介绍,记者联系上车队一位名为“刘队”的负责人,约定1月17日从301医院内科大楼前出发,运送一名假称刚刚做完心脏搭桥、需要心电监护的重症患者前往通州某小区。

  1月17日下午5点,一辆号牌为晋AL386L的救护车直接开到301医院内科大楼门前,车上共三人,其中两名司机,身着便服。一名工作人员身着黑色制服,自称医生,后背印有“120急救”字样。

  在车上,记者看到配有氧气瓶及多台医学设备,据黑色制服工作人员介绍,这些仪器分别是吸痰器、呼吸机和心电监护仪。

  上述工作人员自称是全职医生,目前专门跑长途急救重症监护车型,曾在老家医院干内科,后来在邢台医院待过,做过心脑血管专科和急诊。

  当记者要求查看其执业证书时,这名“医生”表示,证书在站里,查看需向“刘队”请示,“你放心,我们都是有证书的,不可能胡来。800公里对我们来说都是小活儿,最远送病人到云南,一趟3000公里。”

  走到京通快速路后,由于堵车,记者所坐救护车一直在公交专用车道行驶,并闪烁警灯。随车“医生”介绍,他们是救护车,在北京不限号。理论上闯红灯也可以,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闯红灯。“拉着病人可以闪灯,回来没病人就不能开闪灯,也不能走应急车道。”

  谈及公司规模,这名“医生”介绍,他们跑长途的救护车超过10辆,跑市内的也有。

  到达目的地后,这名“医生”向记者收取了800元车费,另因被褥是一次性的,加收200元被褥费。记者提出是否可开发票,对方称数额太小无法开票,只开了一张收据。

“晋AL386L”牌照救护车内,配有吸痰器、呼吸机和心电监护仪等仪器。

  所属单位承认“非法运营”

  记者查询得知,上述晋AL386L牌照救护车登记在山西今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名下,登记时间为2016年6月。工商登记信息显示,山西今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计算机网络工程;自动系统控制工程;室内装潢;钢结构制作安装;日用百货、服装鞋帽、家用电器、装饰材料的批发及零售。

  体验结束后,新京报记者以记者身份再次联系“刘队”。“刘队”表示,晋AL386L牌照救护车确属山西今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有,但他否认车辆是非法运营。他表示,这辆车是他一个朋友的,并没有运送过病人。

  在记者反复追问下,“刘队”终于承认,1月17日确实到301医院拉了人,并收了钱,“可能只收了几百块钱油费。”但他随后表示,这辆车只是偶尔来北京拉个活儿,挣点外快。

  记者随后联系山西今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赵经理,赵经理表示,晋AL386L牌照救护车确实归属他们公司。赵经理透露,这辆车原属山西临汾一家煤矿,他们公司在2012年收购该煤矿后,该车辆即变成他们公司资产。“可以确定的是,这辆车并没有转运病人的资质,只是煤矿用于运送伤者到医院,处理突发情况所用。”

  至于“刘队”的身份,赵经理表示,这是公司一名前员工,至于其为何能联系车辆进行非法运营,他还需要向领导汇报后进行调查。

  实际上,不仅晋AL386L牌照救护车的真实身份为没有资质的“黑救护车”,记者调查中发现的大量外地牌照救护车,经查询均归属一些外地县市级医院。

  在积水潭医院,记者发现一辆冀R2N953牌照的救护车,经查询隶属河北廊坊大城县中医院。该院一名负责管理救护车的李姓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这辆车其实就是他自己的,从沈阳一救护车厂家买进后,挂靠在大城县中医院,“我们这边县城都是这样的,私人的救护车挂靠在医院名下。”

  “私人救护车太多了,北京、上海、天津外地病人多,大家都是那么跑的。”李姓工作人员称。

  相关执法部门一名负责人透露,这些盘踞在大医院周边的外地救护车,80%以上都没有正规的急救资质和持证医生,车辆多为私人实际拥有,有些所谓挂靠在外地医院的救护车,实际上已经好几年没有经过当地车辆、卫生部门的年检审核,属于非法运营。

  “如果在运送病人途中出现突发情况或者交通事故,挂靠的医院不会负责任。”这名负责人说,在这种情况下,患者和家属的权益完全没有保障。

  患者曾遇“黑救护车”临时加价

  1月16日,新京报记者探访301医院内科大楼多个病房,大部分患者表示收到过不止一家“长途救护车”的小卡片,不过鲜有患者对其合法性提出质疑。也有患者表示,私人救护车价格太贵,安全性无法保障,自己就曾遇到司机临时加价。

  一位山东患者称,2009年,他曾护送一位同事来301医院治疗,因肾衰竭,家人放弃治疗后,找了一辆私人救护车护送回山东,全程600多公里,每公里报价3元,“当时说得好好的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费用。”

  运送过程中,救护车司机要求患者家属自付高速公路过路费,否则不开车,家属无奈之下只好接受。回到山东老家时天色已晚,司机要求家属解决其住宿问题,家属提议司机住在单位合作宾馆,对方马上拒绝,称“不安全”,又向家属索要300元后离去。

  骨科二区一位王姓患者是安徽亳州人,因为髋部韧带方面问题住院,住院期间有一位自称安徽老乡的长途救护车推销员来到病房。这名推销员告诉王先生,这种长途救护车是120急救中心“长途组”,完全可以放心,因是老乡,可以便宜点,每公里4元,回到安徽亳州只需要3000余元。王先生再三思量,自己找车回家也需要2000多元,于是同意使用这种长途救护车。

  正规救护车难以满足市场需求

  北京市急救中心车管科工作人员韩超告诉新京报记者,市急救中心主要负责市民的院前急救和大型活动保障等工作,患者的长途转运护理并非主要业务。

  韩超介绍,在急救中心接到的长途业务申请中,大部分都是危重症病人,其中一些患者已经放弃治疗,归乡心切,对医疗护理的要求并不高,还有些骨科出院的病人,因身体情况无法乘坐其他交通工具,这些情况都属于非紧急病症,一些家属咨询120急救中心没车时,可能就会选择医院外的私人救护车。

  目前,北京市急救中心负责长途转运病人的车辆和人员只有4个班组,因为北京聚集了大量的优质医疗资源,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对于长途转运的需求量较大,现有的车辆和人员已经满负荷运行,但仍供不应求,急救中心每天大约能接到20个有长途转运需求的咨询电话。韩超介绍,大医院外揽活的外地救护车正是看到了这个市场。

  韩超介绍,正规救护车设施齐全、操作正规,市场上的这些“黑救护车”,在车辆、设施、人员等方面都很难满足条件。他说,正规救护车的行驶本上,车辆类型一栏会写着“小型专用客车”或“专项作业车”,使用性质明确为“救护”。

  急救中心长途组救护车在出车前一天,随车医生会详细了解病人情况,判断是否可以转运,并会前往医院,向主治医生了解病情,了解和病人相匹配的呼吸机使用模式等,还会在医院开出沿途可能使用的药物。在这之后,随车医生会提前准备各种途中会用到的耗材。比如路途预计10个小时,会超额按18个小时准备药品和氧气等耗材,“说白了就是一个能移动的ICU。”

  韩超提醒患者,对这些私人救护车要谨慎选择。

  北京市卫计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,针对这类现象,去年卫计委与相关部门一同进行过数次集中抽查打击,但是由于各方面原因收效甚微。一方面,外地救护车的管理在注册地,卫计委无法对其进行直接管理,也很难判断某辆救护车是否在北京长期运营。另一方面,由于不能耽误病人救治,路面执法人员很难直接拦下对其进行盘查,且对此类救护车的执法涉及多个部门,如卫计委只能对车内发生的医疗行为进行管理,这也增加了执法难度。

  2013年2月1日起施行的《北京市救护车管理办法》对于北京本地医疗卫生机构救护车有明确规定:“本市医疗卫生机构必须按照国家及本市有关规定使用救护车,不得私自改装、出借、借用、转卖、转让、调拨救护车或挪作它用,不得使用已注销机构救护车、非本地牌照救护车在本市从事医疗服务。”不过,对于外地救护车在京从事转运、急救病人的情况,该办法并未提及。

  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北京市卫计委与河北省卫生部门进行过沟通,希望他们对属地救护车加强管理。不过他向记者坦承,由于存在市场需求,光靠北京抽查执法很难根治问题,只有随着医疗资源向外疏解,外地患者能够在当地完成治疗,这样的现象才会得到根本缓解。

  新京报调查组记者 卢通 赵力 戴轩 实习生 张彤

  

YOKA时尚网

牛股暴涨260% 隆平高科是宁波敢死队杰作?

恒泰证券:弱势股指四连阴 后市仍需控仓观望

分享:
相关阅读
多元化 生态园 定制
苏州体育用品发票
北京建筑设备增值税发票

广州模具钢增值税发票

两市跌幅快速收窄 沪指重回2800点上方

2016年最佳旅行地 你准备好了吗?

创新为福建传统产业注入新动能

钢价跌回盈亏线 黑色商品遭遇“黑色星期一”

喂鸽子要罚款!8条奇葩法律让你对这些城市无爱

男子误抢1元红包不退 女友认为其人品差直接分手

【巴塞罗那】比基尼和泳裤上了城市的黑名单海滩永远是游客最受欢迎的去处,很多人总是会兴奋地在游完泳后,穿着自己的比基尼或是泳裤,肆无忌惮地走回

购物住宿娱乐全都有 跟李钟硕和SHINee玩转韩国

牛股暴涨260% 隆平高科是宁波敢死队杰作?

恒泰证券:弱势股指四连阴 后市仍需控仓观望

鲨鱼与艺术的碰撞 是否已唤起你环境保护的心?

一级市场散户化揭幕全民定增 倒挂频现恐留一地鸡毛

投资者如何防范炒股的法律风险

保护鲨鱼艺术巡回展 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

招商轮船:受益国油国运 景气高涨

谢百三:从34涨到1732元的股票 超北上广深房价

每日一毒 超模卡拉•迪瓦伊签名版TAG Heuer泰格豪雅腕表

两市跌幅快速收窄 沪指重回2800点上方

创新为福建传统产业注入新动能

论坛精华
每日精选
衣范追踪潮流街拍